AD
首页 > 游戏 > 正文

女童输血染艾滋:调查显示献血者携艾滋病毒

[2020-01-14 10:12:00]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女童输血染艾滋:调查显示献血者携艾滋病毒人民网福州1月6日电(詹托荣)福建艾滋女童毛毛因何感染?家人在排除母婴和性传播后,认定毛毛在8个月大手术时输血是“罪魁祸首”。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对此高度重视,成立了调查组。在痛苦和煎熬中,

  女童输血染艾滋:调查显示献血者携艾滋病毒

  人民网福州1月6日电(詹托荣)福建艾滋女童毛毛因何感染?家人在排除母婴和性传播后,认定毛毛在8个月大手术时输血是“罪魁祸首”。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对此高度重视,成立了调查组。在痛苦和煎熬中,毛毛和家人在等待政府部门的调查结果。社会各界也在等待。

  “毛毛事件”由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组织协调调查。截止记者发稿时,毛毛家人仍没有收到有关部门的答复。毛毛爸爸妈妈再次前往福建省卫计委了解情况,医政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出面接待,回应关切。

  省卫计委工作人员同情毛毛:很灾难性的打击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首先是肯定,这种事情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发生在哪一个家庭,都是很灾难性的打击,这个我们能理解,所以我们(福建省卫计委)非常重视这个事情。我们也是想,尽可能给你一个(调查)结果,但是你要确切地说,是今天还是明天给你,我确实做不到。我想说的是,如果是因为“窗口期”血液引起的感染,血站(福建省血液中心)跟医疗机构(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即使没有过错,我们也会建议给个人道主义的补偿。

  从小抱到大毛毛妈妈:带她像似带玻璃

  毛毛妈妈:生了她,我知道是女儿,我说女儿也好,我这么老(39岁)才生她,所以一直很担心她,骨肉掉下来了,不是抱来的,如果是抱来的,如果是一只狗,我们也要养到大。你们也可以去调查一下,辛辛苦苦,花了我这么多钱,协和(医院)的路都跑断了,从小抱到大,带她像似带玻璃。你们把这样子的血输给她,到现在还没调查出情况,一直等一直等,一直推一直推,要推到什么时候?

  毛毛妈妈:这个血液不要把我害得这么残忍

  毛毛妈妈:这个血液不要把我害得这么残忍,(如果)不是这个血液把我女儿害成这样子,我讨饭做乞丐也不会来找你们。我到处筹钱借钱去看病,把她看好带大,我不会来找你们。你(血液)(把我)害成这样子,叫我怎么不找你们,你们还没有个结果调查出来,这么久了,从(2014年)9月份到现在了,到协和医院投诉到现在。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对,我刚才就跟你说了,我们一直在调查,是不是?

  妈妈“还我健康的孩子”

  省卫计委:不现实

  毛毛妈妈:你们这个(调查结果)要拖到什么时候?我什么都不要,你们还我一个健康的孩子,只要你们保证她(活到)80岁,不生病,就行了。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不是说我们在拖,我们调查完以后,如果说可能是(艾滋病)窗口期的血液,我们通过第三方来协调,给个人道主义的补偿,但这种补偿是有限的,我们只能争取尽量多一些,但不可能是无限的,也不可能说把这个孩子养到80岁,你也知道,这个是不可能、不现实的问题。

  调查效率被质疑

  工作人员反问:那你来做我的工作

  毛毛妈妈:我跟你讲,只要你们有做这个事情,很快就(可以)调查出来,对不对?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大姐(毛毛妈妈),那你来做我的工作吧。

  毛毛妈妈怒驳:我会做,早就调查出来了

  毛毛妈妈:我会做,我早就调查出来了,比如说上山砍柴,你跟我砍,我两下就砍下来,你就砍不下来,对不对?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对啊。

  毛毛妈妈:我是命苦,我爸妈没让我读过书,如果我有读书,我坐到你这个位置,我肯定好心,我肯定早就调查出了,不会说几个月还没调查出来,你信不信?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我凭着良心说话,我很认真,很用心。

  毛毛妈妈追问:比如你小孩有病,你心情怎么样?

  毛毛妈妈:你要凭着你的良心,你也是做了母亲的人,你自己的小孩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比如说,你自己小孩有什么病,你的心情怎么样?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对啊,你换个角度替我想一想,我做了4个月的事情,(你)说我什么都没做,说我推脱责任,你说我什么心情。

  答复期已过未出结论

  毛毛妈妈:最基本要电话通知我

  毛毛妈妈:我没有说你推脱责任,你就答复我情况,什么时候帮我调查出来,我本来是想(2014年12月)31号来找你,最后一天等你们回复,你们都没有回复,最基本你要有个电话通知我,(跟我)说帮你调解了结果还没出来,你有什么要求,你问一下嘛,害得我这么远找过来。

  供血者染艾滋

  省卫计委:还要找依据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首先我们知道,这8个献血者中有一个有问题,我们至少能了解,有50%(被感染)的可能性,可能跟你这个孩子有关系,但我们不能说100%就是,我们还要找依据。

  毛毛爸爸:那个人献血的时候,那个(采血袋)编号跟这个小孩输血的编号是一模一样的,干嘛还要查咯?

  福建省卫计委医政处工作人员:血是没有错,是这个人给你们的血,这个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他的问题跟你4年前,现在得艾滋病,有没有必然的联系?是因为当时他(她)是窗口期,没检测出来,还是说他(她)献血完以后,才得的艾滋病,那如果他(她)(献血后)得的艾滋病,跟你们也没有关系。

  早前报道:

  5岁女童疑因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自称不想活了

  人民网福州12月1日电(詹托荣林长生)今天是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本网记者要讲述的这个让人揪心和悲凉的故事,说的是福建一名5岁女童疑因在医院手术输血感染艾滋,使其家庭深陷困境,小女孩对她母亲说,“妈妈,我不想活了。”

  2014年11月21日上午,曾桂香(化名)又一次来到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协和医院)了解情况,看着怀抱中的女儿毛毛(化名)戴着口罩,露出清澈的双眼,不禁悲从中来。

  2010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毛毛到协和医院住院医治,手术成功,恢复不错。然而,2014年9月,毛毛再次入院检查,被查出感染艾滋病毒。

  曾桂香说,得知这个坏消息后,她和丈夫随即在协和医院检查各自身体,检验项目“人免疫缺陷病毒抗原抗体(HIV)”,两人均为阴性,确认夫妻俩都没有感染艾滋。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感染这种病呢?”曾桂香到现在也感到困惑不解。

  四年前,毛毛在协和医院做手术输过血

  曾桂香来自福建连城农村,十几年来一直和丈夫在福州打工为生。2009年9月12日,女儿毛毛出生。

  曾桂香说,8个月大的时候,毛毛咳嗽,嘴唇发紫,起初将毛毛送到福州儿童医院就诊,后转入协和医院,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

  “医生跟我说,小妹,这对我来说是小问题。”当时快哭晕过去的曾桂香听到专家的话,又看到了希望。毛毛的出院小结有这样的记录:“2010年5月4日,进行‘完全型肺静脉异位引流矫正治术’,术中红细胞破坏,血液稀释,予输血、输血浆。”协和医院输血科配血报告单也显示,医院于2010年5月4日、5日,给毛毛输注了血小板、悬浮红细胞和血浆。

  曾桂香介绍说,毛毛住院一个多月后出院,经常发烧感冒,家人一直认为是术后体弱才多病。2014年8月中旬,毛毛反复发热17天,于9月4日再次被送到协和医院住院治疗。

  “医生跟我说,孩子要隔离,生活用品要分开放。”医生的话让曾桂香费解,随着毛毛病情的透露,她崩溃了,“医生说是感染了艾滋病。”9月11日,协和医院送到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的毛毛血样结论是“HIV抗体阳性”。

  曾桂香和丈夫HIV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曾桂香说,得知这个坏消息后,9月11日她和丈夫立刻在协和医院检查, 9月12日的检查报告显示:检验项目“人免疫缺陷病毒抗原抗体(HIV)”均为阴性,夫妻俩都没有感染艾滋。“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感染这种病呢?”曾桂香说,当时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曾桂香从医生那得知,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性接触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我和我老公都是健康的,就排除了母婴传播,这么小的小孩怎么可能有性行为?性传播也不可能。”曾桂香说,在协和医院三次检查、省立医院两次化验和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再次证实女儿的病情后,排除别的传播途径,唯一的可能就是毛毛在2010年手术时输过血,“只有这个途径被感染” 。

  曾桂香向协和医院表示了她的质疑,要求医院调查。2014年10月25日,在等待调查结果前,毛毛转入孟超肝胆医院感染科医治。11月12日,因为缺钱,毛毛出院。

  协和医院:已告知输血风险,医院没有法律责任

  11月21日上午,记者随曾桂香来到协和医院,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远远走来时,在妈妈怀里的毛毛说:“陈道中教授来了。”陈道中走近看着毛毛说:“瘦巴巴的,都变形了。”

  陈道中是协和医院心外科主任,毛毛的心脏手术是他做的。曾桂香怀疑毛毛是因输血感染艾滋,陈道中认为,医院的输血、输液器具都是一次性的,不太可能感染艾滋病毒,如果手术时注射人血白蛋白,也存在被有问题的白蛋白感染的可能。

  “这个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主观是你还是我的问题,血液制品都有可能感染病毒。”陈道中建议曾桂香再去医院医务部了解情况。

  在协和医院医院医患纠纷调解中心,一名姓梁的工作人员接待曾桂香。他表示,医院用血是福建省血液中心提供的,用血检测标准是符合国家要求的,“我们只是中间环节,我们不造血也不检测。”

  “因为现在的医学发展,处于窗口期的一些病毒还是没有办法发现,包括艾滋病毒等,不能断绝这个传播的可能。”这名工作人员承认毛毛四年前手术时有输血的情况,但他也重申“输血存在风险”,家属当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毛毛父亲签署的“输血治疗同意及风险告知书”,其中注明:因机体感染病原体后到采用现有检测方法,检测出阳性结果需要一段时间(窗口期),或由于当前科技水平所限,即使按卫生部规定要求检测的病原体(如乙肝、丙肝及艾滋病毒等)也存在漏检可能,故输血不能完全排除这些疾病的传播。

  对此风险告知,曾桂香说:“那个时候让我们签字,是救命要紧,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血是好的,还是坏的。现在出问题,我不找你们找哪里?”

  该工作人员认为医院没有责任,“我咨询过律师,认为医院是没有责任的,也问过医学会专家,也认为是没有责任的。”

  省血液中心:不排除献血者“窗口期”可能,正进一步调查

  福州地区临床用血供应单位是福建省血液中心。11月21日上午,去完协和医院,曾桂香又来到省血液中心。

  “我们不回避,也高度重视,省卫计委也启动了调查程序,整个调查是客观、公正的,不会放着不管。”省血液中心副主任赖东生作出回应。

  “当时血液检测都是合格的,现在还要做进一步的调查。8个献血者都是有记录在案的,我们正在追踪调查。”省血液中心质量管理部的池姓负责人也重申了不排除供血者存在艾滋病毒感染窗口期的可能,“窗口期是世界难题,检测不出来,但是会感染的,这个是概率问题。”

  据了解,窗口期指的是从艾滋病病毒进入人体到血液中产生足够量的、能用检测方法查出艾滋病病毒抗体之间的这段时期。当献血者感染病毒而尚未发病、处于潜伏期时,血液中已有病毒血症但无症状和抗体产生,在输血检查中便难以发现,但处于窗口期的感染者同样具有传染性。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表示艾滋病窗口期为14至21天。

  省卫计委:已介入调查,今年年底前回复

  协和医院和省血液中心均透露,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已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11月21日下午上班时间,曾桂香到省卫计委了解情况。

  在卫计委三楼医政处,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有反映曾桂香女儿遭遇的事,让她到疾控处问。四楼疾控处工作人员表示,分管艾滋病预防控制的领导外出学习,不便联系,后经曾桂香陈述并反复要求,疾控处蔡姓工作人员电话联系了信访处,对方表示,医政处已受理了此事。

  疾控处工作人员传达信访处领导的意思,说省卫计委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国家法定的时间最迟到今年12月31日回复。

  “门诊急诊跑了很多回,病历都记了两三本,‘迷信’也做了,这次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没办法才向政府求助的。这个原因要调查出来,这个病很可怕的,不要再让他(感染艾滋病毒献血者)去伤害别人了。”曾桂香的话让疾控处办公室一片寂静。曾桂香临走时,有工作人员嘱咐:“大姐,要坚强。”

  家庭陷入困境,5岁小孩对妈妈说“我不想活了”

  采访期间,人民网记者来到曾桂香一家租住的民房里。这个“家”只有一个几平方米大的房间,四周墙上用广告传单作为墙纸,连个电视也没有。长着稀疏黄头发的毛毛骨瘦如柴,白色口罩遮挡着她的脸,一双大眼睛清澈动人,手上可清晰看到针孔的痕迹。

  “在医院挂水,护士都找不到血管,这里也打。”曾桂香指着毛毛脖子的位置说:“孩子真的很可怜,不是一点点的可怜,医生护士看了都哭。”

  “在传染病医院住院,只有她一个孩子,她问我:妈妈,为什么儿科只有我一个小孩。我骗她说,妈妈不识字,找错地方了。”回忆起女儿住院的情景,曾桂香哽咽泪下,“她跟我说,妈妈,我不想打针,不想活了。”

  曾桂香不识字,1998年和丈夫从闽西老家来福州打工,自从有了毛毛,就专门在家照料孩子,日子过得艰辛,“孩子做心脏手术就花了二三十万,借了很多钱,现在实在没钱住院了,只能四处再向亲戚朋友借点钱,再让她住院。”

  曾桂香说,经济困难压得一家人难以喘气,精神上更是难以承受。毛毛的爸爸回老家,别人知道他女儿的病情后也躲着他,他在亲戚家用过的碗筷和睡过的被子还被扔掉。

  “我们都检查过,都没病啊。”曾桂香伤心地说。

  【链接】

  艾滋病,即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是因为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后导致免疫缺陷,并发一系列机会性感染及肿瘤,严重者可导致死亡的综合征。目前,艾滋病已经从一种致死性疾病变为一种可控的慢性病。

  2014年12月1日是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活动主题仍为“行动起来,向‘零’艾滋迈进”。

  据资料统计,目前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约85万人,感染人数在亚洲位居第2位,在全球居第14位。这组数字背后,显现出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艾滋病正从少数边缘化群体向正常人群蔓延。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一份统计资料也显示,全世界5%到10%的艾滋病感染是因为输入了含有HIV病毒的血液或血液制品而引起的。(资料来源:齐鲁网等)

查看更多:医院 感染 调查

为您推荐